脾气极差,在线激情怼拆逆

墨香黑和澄毒唯请滚得越远越好,实名支持你们手牵手跳海殉情

忘羡only重度洁癖,天雷所有拆逆与拉郎,但是只要不涉及拆逆还是会推好看的图

社恐。请不要跟我说话


微博:娶妻当娶蓝婉君

【忘羡】自投罗网(上)

好久不见啊诸君!

人物是秀秀的,ooc都是我的错。

避雷预警:现代(伪)警匪、ABO

下篇会有车,也会解释羡羡到底干了啥(当然是如果有缘的话)

  夜幕低垂,寥落的几点星子几乎黯淡无光,少了月芒的照耀,它们似是失去了自身的价值一般,只能沉默地俯视着尽管在夜里却依旧繁华的城市,听着喧嚣嘈杂的噪音,被动地忍耐、承受这一切扰人安宁的景象。

  Y市,国内首都,被称为「不夜天城」。在此居住的不是身分高贵的高官就是身价昂贵的富人,即使到了深夜,出门找乐子的人却丝毫不比白天少,高档华丽的夜店与几家酒吧成了他们的去处,彷佛不知归处何在,只是一味的享受着醉生梦死的生活,活得比任何人都要颓废。

  蓝忘机紧皱着眉,不知不觉间便已到达目的地──暮溪,不夜天城中最大的酒店。

  他方才接获线报,说是有人在此见到疑似魏无羡的身影,他与魏无羡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自从那件事发生过后竟是已经过了十三年,若不是蓝家势力大,眼线遍布,偶尔还能查到魏无羡的蛛丝马迹,蓝忘机几乎都要怀疑魏无羡是不是出了甚么意外,永远地消失在这世界了。

  在这十三年的期间,他不眠不休地追捕着魏无羡,可魏无羡的人脉太广了,他几乎踏遍了整个国家,都未能找到魏无羡。

  组织将逮捕魏无羡的任务全权交给他处理,严格来说,魏无羡犯下的并非大错,可麻烦就麻烦在魏无羡得罪了温家,只要温晁一天不肯罢休,那么警方就必须揪着魏无羡不放,人人都不愿接下这块烫手山竽,最后,还是蓝忘机主动请缨,才担起了这项艰难的任务。

  蓝忘机踏进酒店,暮溪的装潢采用既简单却又不失奢侈感的设计,高雅而不粗俗,只踏进一步都能感受到设计师高尚的品味,而这间酒店也正是因此而闻名。

  蓝忘机走近柜台,眼前的女子长得甜美可人,笑容亦带着几分娇俏可爱,她先是正常地为蓝忘机订了一间房,随后在递给蓝忘机房卡时,极为小声地说道:「二公子,这是魏先生房间的备用房卡。」

  是的,这位女子也是蓝家的眼线之一,名叫罗青羊,小名绵绵。魏无羡与蓝忘机曾经对她有过莫大的恩情,因此她心甘情愿地坐镇在暮溪中,为蓝家、为蓝忘机搜集一切他们需要的情报。

  蓝忘机微微点头示意了解,拿了房卡后径直搭上了电梯。魏无羡的房间在九楼的五号房,靠着墙,那里是罗青羊特意为蓝忘机准备的房间,从来都不会让蓝忘机以外的人入住。格局乍看之下与其他房间并无二致,但是靠墙的暗格中却有一个机关,那里通往密室,是蓝忘机用来整理情报与处理一些事物的私人空间。

  其实,暮溪背后真正的掌权人正是蓝家,不过如今各方也安插了不少人手进了此处,为免打草惊蛇,因此除了蓝氏本家人以外对此亦是一无所知。

  蓝忘机站在门外,先是靠着门凝神细听里头的动静,确定并无异常后才打开门锁。他的内心并不平静,十三年未见,天知道他究竟有多思念那人。

  而今,那个人与他仅隔了一扇门。他想,他要好好地向魏无羡解释一切,告诉他蓝家愿意压下此事,然后把他带回蓝家,由他蓝忘机亲自保护他的安危。

  蓝忘机开门的动作很快,生怕给了魏无羡太多的反应时间,就给了那人逃跑的机会。孰料,他不过刚踏进房内一步,后颈却倏然传来一阵钝痛,他两眼一黑,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是多年未见的故人的、略带冰冷的眼神。

 

  不知过了多久,蓝忘机才悠悠醒转,意识还有些模糊不清,入眼的并非想象中的房间景色,而是那间密室的地板。

  蓝忘机动了动身子,却发现自己双手被缚,整个人都被绑在了椅子上。显然将他束缚在木椅上的人手法十分纯熟,虽不至于紧得教人难受,却也不会让人有机会逃跑了去。

  「我原本以为你对我至少有那么几分顾念,可是却没想到你竟整整抓了我十三年。」熟悉的声音响起,与从前不同的是似乎多了几分沙哑,魏无羡的语调很平静,语气却隐隐透露着几分无奈,蓝忘机猛地抬头──魏无羡就坐在他的身前,那张他用来整理资料的书桌上。

  蓝忘机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些甚么,可最终却连半个字都没吐出来。

  两厢无言,片刻后,魏无羡才轻轻地叹了口气。

  他执起手中的几份资料,那几张白纸上头清晰的罗列着这十三年来,蓝忘机所能得知的魏无羡的藏身地点,尽管每一次抵达目的地时都扑了个空,他仍旧一一不漏地记录了下来,并认真的推断出下次出现在某些地点的可能性,看起来就像是铁了心要逮捕魏无羡归案一样。

  「蓝湛,你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蓝忘机不语。他开不了口,又或者说魏无羡根本就不会相信他所言。

  魏无羡看着眼前依旧保持沉默的蓝忘机,内心复杂,不知该作何感想。眼前的男人曾经的青涩气息早已尽数褪去,尽管外表俊美无俦,可看起来却像座冰山一样,冷冰冰的教人难以接近。

  其实啊,魏无羡一直都很想跟蓝忘机做朋友。他们相识于彼此最完美的年华,那时候的他们并肩作战,合作无间,尽管在日常相处上蓝忘机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想搭理他,可那段时光于魏无羡而言终究有着难以言喻的快乐。

  而同样的,在那一段最美好的岁月里,他离开了江家,也离开了蓝忘机。

  曾经的魏无羡以为,他们会是最好的搭档。尽管两人的个性一冷一热,一动一静,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相符,又甚至有那么一点点水火不容的感觉,可是对彼此的价值观都颇为认同,无可比拟的默契以及毫无保留的信任,更让他们在一次次的任务中取得了最亮眼的佳绩。

  他了解蓝忘机,毕竟是多年的搭档,可是也正是因为了解蓝忘机,明白他认真的个性,才更加纠结、难过,他知道自己没有错,蓝忘机也知道。可是自从魏无羡离开的那一天,他就成了反派、叛徒,成了蓝忘机的任务目标,只要他还是通缉犯的一天,蓝忘机就不得不逮捕他。

  逃了整整十三年了,他觉得自己早已疲累不堪,也明白蓝忘机亦是身心俱疲,可是若是他自首了,那么曾经做过的那些努力,就视同于白忙一场。

  赔得太惨,他输不起。

  所以他不能不逃。

  魏无羡垂下眼睫,想强迫自己不去看蓝忘机。昔年的搭档对他而言并非只是搭档,蓝忘机于他,有着更重要的意义。

  「我不会害你,可是你能放过我吗?」魏无羡轻声问道。

  「……不。」蓝忘机道。

  许是因为许久未曾进水,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喑哑,魏无羡顿了顿,起身端了杯水给他,可蓝忘机的双手被魏无羡给绑起来了,根本无法动作,因此魏无羡将水杯端到了他的唇边,一点一点,动作轻柔地喂蓝忘机饮下。

  「蓝湛,你应该知道今天是甚么日子,我根本毫无心力,可你为甚么又偏偏要出现。」

  蓝忘机不语,他当然知道今天是甚么日子。

  魏无羡是个Omega,这是他不为人知的小秘密,除了江家人以外只有蓝忘机知晓。两人常年待在一块儿,蓝忘机理所当然地深深了解魏无羡的身子状况,仔细想想魏无羡的发。情期也差不多该到了,从前都是蓝忘机替他准备的抑制剂,自然不会不知。

  魏无羡其实浑身都有些脱力了,他的个性向来都不拘小节,丢三落四是常有的事儿,这次忘记准备抑制剂也确实是他的疏忽。本想待在暮溪熬过这一星期,可怎么也没想到竟是落入了蓝忘机的手中,实在是失策。

  馥郁的酒香渐渐地飘散开来,清甜而不腻人,却既纯净又醇厚,一如当年。

  若说平日里身体素质较强的Omega还能自如地压制信息素的发散,那么正处于发。情期的Omega就是完全地无能为力了。此时此刻,魏无羡浑身发软,就连抬起手指都略嫌吃力,他不满地「啧」了一声,似乎是觉得形况有些棘手。

  魏无羡在心里暗叹一声,麻烦事怎么就这么多呢。

  他看向蓝忘机,后者眉宇微蹙,就连气息也变得不稳。魏无羡心道:蓝湛这自制力可是下降了啊,从前他都没感觉的。边想还边纳闷,蓝湛最让人佩服的可是他那超乎常人的自制力,就跟性。冷淡一样,可十三年不见,却明显有了变化,也不知道是不是……

  魏无羡觉得心里有点郁闷,他咬住下唇直直地看着蓝忘机,全然不知这副模样对眼前人造成了多大的杀伤力──略显苍白的皮肤因为体内深处涌起的燥热而被蒸得泛出轻浅的桃色;向来澄澈的双眼此时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薄雾,带着几分迷茫;微弱的灯光映出了迷离的水光,就连眼角的一抹嫣红也被照得一清二楚。

  蓝忘机的呼吸陡然粗重了起来,但是他的身子仍被绳索给束缚住了,两只手交迭绑在身体的后方,在魏无羡看不见的地方紧握成拳,他死死地盯着魏无羡,后者却全然不自知。

  像是要寻找甚么,魏无羡翻箱倒柜,明知蓝忘机根本不可能会有抑制剂,仍然抱着心中那点小小的希望,不肯放弃。

  他像是要把整个密室都掀开一样地疯狂翻找着,蓝忘机仍是不噢,但当蓝忘机看到他将手伸向书桌的某一格抽屉时,却猛然出了声,道:「别碰!」

  魏无羡从来都不怕蓝忘机,后者的制止毫无作用,根本不能阻止他的动作,何况蓝忘机追捕了他整整十三年,魏无羡对此还是有些埋怨的,蓝忘机越是不让,他就越是要反其道而行。于是,他果断地拉开了那抽屉──

  只一眼,就让他瞬间愣在原地,连原本急促的呼吸都不自觉地凝滞。

  那层抽屉里头放得并不是甚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当然,对蓝忘机而言却并非是这么回事。

  魏无羡看着一张一张迭得整齐的稿纸,那些都是他在高中时期时被罚抄书所留下来的,上头的字迹潦草而张狂,明显是他为了偷懒的手笔,而蓝忘机对此从来都是默不出声,不曾纠正过魏无羡。

  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即使保存得再用心,纸面也难免泛了淡淡的黄色,那些是岁月地痕迹,沉默地暗示着他曾经都已经成了曾经。魏无羡不禁有些恍惚,脑中闪过的是蓝忘机与他相处过的每一幕,当年班上的同学,不论男女都觉得蓝忘机难以亲近,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让人看了就心生敬畏。

  可魏无羡却完全都不这么觉得。他是唯一一个敢上前搭讪蓝忘机、撩拨蓝忘机的人,见他恼羞成怒的样子就觉得心里特别欢,蓝忘机见了他从来都是皱着眉远远避开,可是每当魏无羡主动走到他跟前时,他却从来都没有开口赶人过。

  他就是再傻都知道蓝忘机对他是甚么心意了。

  魏无羡猛地回头,恰恰与蓝忘机的目光相交。

  他以前从未读懂过那双浅淡的琉璃色眼眸里所隐藏的深意,可现在却发现自己似乎多多少少能明白了些。

  他以为的古井无波并不是表面上那样的平静,只因他从来都不曾仔细凝视过,才一次又一次地错过了所有为他而激起的圈圈涟漪。

  就像是着了魔一样,魏无羡一步又一步地,缓缓地走向蓝忘机,全然不顾因发情期而引起的浑身酸软,好似当年那个丰神俊朗若骄阳的少年,意气风发,带着几分天生的风流倜傥向他款款而来。

  蓝忘机不可置信地看着魏无羡的动作──看着他抬起手臂,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那人一双桃花眼瞇成了两弯新月,醇厚的酒香扑鼻而来,蓝忘机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醉了,才会看到这样子的景象。

  那是他梦寐以求,却从来都求不得的场景。

  熟悉的声音响起,分明是轻软的语气,对蓝忘机而言却是有如惊雷落在耳旁,炸得他脑中嗡嗡作响。

  「我向你自首啦,把我抓回你家去关起来好不好?」

评论(29)
热度(684)

© 叽爪爪上的枇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