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杀拆逆仇澄🐔恐曦澄,请看清楚再fo。

墨香黑和拆逆澄毒唯请滚得越远越好,实名支持你们手牵手跳海殉情。

忘羡only重度洁癖, 动画黑。天雷所有拆逆与拉郎,尤其是曦澄,但是只要不涉及拆逆还是会推好看的图,除了曦澄。

社恐。请不要跟我说话。


微博:娶妻当娶蓝婉君

【忘羡】秋风词

人物属于秀秀,ooc都是我的错。

-7839字

  姑苏蓝氏的古室里头,藏着一支名为“陈情”的笛子。

  “陈情”笛身通体漆黑,边上垂着一绺血红色的穗子,相传是数百年前曾掀起仙门百家腥风血雨的魔头——夷陵老祖的法器,鼎鼎大名的“鬼笛”陈情。

  可既为鬼笛,又为何会被收藏在自梵门出身的姑苏蓝氏呢?

  相处几代之前,姑苏蓝氏有一先祖号“含光君”。含光君与夷陵老祖两情相悦,结为道侣,也许是这份真情感悟了夷陵老祖,后者从此改邪归正,与含光君携手同游天下,除祟歼邪,直至二人双双归寂后各自的灵器佩剑才被后人收藏,放进了古室好生护着。 
  蓝湛静静地立于古室之前,看着那支几乎黑得发亮的笛子,不发一语。

  有人说,夷陵老祖的鬼笛沾染了阴煞之气,心智不定者看久了便会陷入疯魔,可蓝湛却从未感受到一丝一毫的邪气,反之,陈情总让它感到说不出的熟悉。

  他身为姑苏蓝氏的子弟,对自家先祖岂有不熟悉的道理?几百年前那对神仙眷侣的事迹可说是姑苏蓝氏里少数几则能算得上风月故事的历史。人人都感叹含光君用情至深,即使夷陵老祖曾经身殒十三年,遭献舍归来后音容全改,他仍毫不在乎,爱之敬之,待夷陵老祖千般万般的好,就连那十恶不赦的魔头都不禁为其心动,终于结成了一段良缘。
  说来也巧,他名唤蓝湛,恰恰与那含光君同名。他曾经问过族中长辈何以为自己取了这个名字,族中长辈却摇摇头道是不可言之,日后他自然知晓。而待他长大后也无意再去追究,自此疑问终是不了了之。

  人人都道他端方雅正,容貌气度皆是惊为天人,若以史书记载来比较的话,可与那百年前的含光君不相上下。许是望他成为含光君那般的人中龙凤、皎皎君子,就连字也取了相同的,就唤作忘机。    
  他想,“忘机”二字甚好。忘却凡尘俗世间的机巧之心,恰恰与姑苏蓝氏的家风相符,先祖蓝安亦本非红尘中人,如此澹然世外,倒是与自己的自我期许恰恰相符。

  蓝湛从未觉得自己活在“含光君”的光环之下,不如说正好相反,他觉得自己与这名、这字皆是再相衬不过,仿佛与生俱来。随着他年龄渐长,背地里愈来愈多人暗自猜测他是便是那位“含光君”的转世。 
  有时候,他也会因此迷茫。但无论如何,前尘已了。即使他真是那位名动天下的名士转生,他都是蓝湛,都是自己。
  蓝家的古室里有着各式各样的法宝,一般弟子若无允许是不得接近的。可他身为这一代唯一的嫡系,地位与众不同,自然是不可与平常的旁系门生相提并论。

  他走到陈情前,伸出了手轻柔地抚摸着笛身。一如所见,陈情摸起来十分光滑,不但毫不粗糙,反而精致得有些过分。人人都道那鬼笛陈情是夷陵老祖自乱葬岗的坟土中挖出来的,浸染了无数怨气与戾气,埋没在万千尸骸下千百年,一朝被夷陵老祖挖出来,方才得见天日。 
  可若真是如此,何以如此精致?比起其他世家大族的压箱宝器竟是毫不逊色。
  想了想,他终是取走了陈情。

  今日是蓝湛的生辰,父亲特准他从古室里头取一样宝物作祝贺他生辰的礼物。即使他心里清楚的明白父亲未曾想过自己会看上陈情,也并不希望自己取走陈情,可陈情给他的感觉却太过熟悉。蓝湛想,兴许取走了陈情后日日琢磨,总能琢磨出个答案。

  蓝忘机将陈情小心翼翼、万分珍重地捧在手中,走回了自己的屋子——静室。

  这静室自然也是百年前那位含光君的住所。直系子弟都有属于自己的小院子,起初分给蓝湛的地方并非是静室,可他却一眼就瞧中了这布置简单却并不单调的院子。屋内的一切摆设都甚是符合自己的喜好,他自是希望能够长住于此的。

  静室里头总是燃着淡淡的檀香,闻起来沁人心脾,总能或多或少地安抚自己有时突如其来的凄然。说来也怪,自幼时起,蓝湛的心中便会不时地涌上一股莫名的情绪,悲凉凄切,可他的人生分明是再顺遂不过的。

  仿佛自己的身边少了什么——或是某样东西,也可能是一个人——总觉得心头空落,分明是喜静的性子,却巴不得有个声音在耳边吵吵闹闹。然而,这一切的异样在看见陈情时便会陡然消失,就像是多年夙愿得之以偿,就像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一样。而这也是为何蓝湛会选择取走陈情的原因之一。 
  蓝湛静静地倚着软榻闭目养神,案上的忘机琴与墙上挂着的避尘剑也不由分说地成了他的法器。自含光君归寂后再无人能驭之物——忘机琴弦断,避尘封剑——竟是让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地掌握了。

  可若他真是那位含光君的转世,又该去哪里寻得自己的命定之人?又能否与其结为道侣,执手偕老?

  “蓝湛,你来了。”恍惚间,他听见谁的喃喃自语,眷恋而缠绵,好似情人间亲密的耳语。颊上冰凉一片,却无实物,仿佛微风拂过,轻飘飘地不留下一丝痕迹。

  蓝湛猛地睁开眼睛,只见眼前飘着一缕幽魂。那幽魂的魂魄轮廓与色彩都极为清晰,仿若真人。是一名丰神俊朗的男子,眸中暗含悲伤,嘴角却噙着笑,浅淡的笑意染就了眉目间一层若有似无的灵动,有别于一般生魂的木然,青年反而多了几分本不应存在的生气。
  但无论眼前的男子看起来与生人有多么相似,本质上都还是一只鬼。实在诡异,一来云深不知处向来戒备森严,驱邪的阵法符咒无所不在,更遑论他所处的静室;二来那鬼魂的语气如此自然亲昵,可自己分明从未见过他。

  是以,蓝湛满怀警戒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低声喝问:“来者何人!”

  男子的笑容似乎僵了一下,但很快地就恢复了原状,变得与先前无异。他掩饰得极好,好到让蓝湛理所当然地以为方才不过错觉。眼前的人依然笑得眉眼弯弯好似新月,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他似乎天生就适合笑,五官也好气质也罢,都像是为了点缀这样美好的笑靥而生。   
  “魏婴。”他轻声答道。

  蓝湛一愣,他知道魏婴乃是夷陵老祖的本名。蓝湛不动声色地打量了眼前的男子一番:一袭用料极好的玄色长袍,襟口袖口皆滚着鲜红色的边,慵懒中自带华贵,天生风流,无须张扬卖弄便风华尽显;他的长发轻轻地用鲜红色的发带束起,嫌麻烦般地随意扎成了个低低的马尾,从正面来看几乎是长发披散,却意外的整齐,带着少年人的明媚飞扬,更透着青年的稳重。

  这一切的一切,都与传说中的夷陵老祖毫无出入。

  按理说,见到鬼魂飘荡在眼前,蓝湛应该直接召剑斩杀。但是,他的心里却有种莫名的笃定与放心——魏婴并不会加害于自己。而即使自己只是想召避尘防身以防万一,避尘却是剧烈地颤动着剑身,无论如何也不愿听从召唤,极力抗拒着与魏婴作对。

  为何? 

  蓝湛沉声问道:“‘魏婴’?‘夷陵老祖’?”  
  这一次,倒是换作魏婴愣住了,但也不过片刻,随后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一般扯起嘴角,浅浅微笑,低声应道:“嗯,是我。”   
  他的笑容掺杂了太多东西,蓝湛看着这样的笑颜,心中只觉得矛盾。 
  
  ——那是一个揉合了怀念与狂喜,却泛着浓浓苦意的笑。

  蓝湛的心底没来用地一抽,剧痛刺得他几乎喘不过气,而后又升起一股烦躁之意。  
  碍眼。 
  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他应该要开怀大笑才对。扬着灿若骄阳的笑容,在如练的月华洗礼下豪迈地饮尽一坛天子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涩然得几乎令人心痛。 
  想让他开心起来。  
  哪怕是讨好他,也想求得他发自内心的笑容。 
  鬼使神差地,蓝湛蹲下身来,撬开了木质地板上的某处。原本用作遮掩的木片被取走,露出了几个圆滚滚的酒坛子,褪了色的红纸几乎要变成白色,依稀能从上头斑驳的墨迹上辨出三个大字——“天子笑”。

  蓝湛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居于静室多年,这是他第一次知道此处竟有如此机关。有别于坊间话本里头的武功秘籍,亦非什么稀世珍宝,却是一坛坛的天子笑。
  记得夷陵老祖是极为嗜酒的。书上载道此人平生最爱便是姑苏的天子笑,想来,是含光君为道侣所准备的。 

  恍惚间,他似乎能看见一名男子一袭白衣,端端正正地跪坐在书案前,持笔不知在写些什么;他身旁的黑衣男子——魏婴则仰头一口饮尽杯中酒水,看着白衣男子的脸絮絮叨叨,说完又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许是魏婴说了什么不切实际的东西,白衣男子看似无奈地摇了摇头,即使面上仍然保持着一贯的严肃,可眉眼间的似水柔情却是怎么也化不开的。 
  ——正是一片岁月静好。

 

  温热的液体自颊边流落,蓝湛猛地回神,却见魏婴正皱着眉,徒劳地伸出了手想为他逝去眼泪。见毫无用处,魏婴的手脚似乎变得有些慌乱,他有些急切地道:“别哭……”

  不知不觉间,泪痕已经爬满了脸庞。宛如失去了毕生珍宝,除了满满的失落与痛苦以外,再无其他。

  蓝湛乍然惊醒,看向魏婴,问道:“你为何会在此处?”

  魏婴许是早已料到他会有此一问,淡笑道:“你希望我在此处。”  

  蓝湛一怔,他分明是从未见过魏婴的。 
  可当他一出现,向来冷清的静室竟一夕之间改了模样,融融暖意盈室,再无空落可谈。 
  魏婴看着蓝湛手里的天子笑,笑道:“我都还没说什么呢,你怎么那么自动,都帮我拿出天子笑了?”

  魏婴伸手轻轻挠了挠蓝忘机的下颔——分明是碰不到的,可他却对眼前的一切感到无比奢侈似地贪恋着,渴求着,哪怕指尖径直穿透了蓝忘机,哪怕他连曾经的暖意都再也体会不到了。 

  他曾经在冬日里懒懒地依偎在蓝忘机的怀里,任那人无论四季都温暖依旧的体温自掌心蔓延至全身。蓝忘机总爱抱着他。他问为什么,蓝忘机没有回答。 
  可魏婴知道答案。 
  那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满足与幸福。  
  即使现在再碰不到了,神魂却仍耽溺其中,无法自拔,亦不想脱出。

  “别哭。”魏婴轻声说道。  
  蓝湛这才发现,魏婴的声音是极好听的。温润醇厚,不同于某些男子阳刚过头的粗哑,随意一句话、短短几个字间便是一派风流倜傥,却毫无轻薄之意。

  后知后觉地,蓝湛感到一股没来由的鼻酸。

  仿佛失去了多年的宝物终于失而复得的狂喜,可难言的喜悦后却夹杂着一股深深的惶然,唯恐他再度消失。

  蓝湛突然问道:“我的前世?
  这话问得有些没头没尾,可魏婴却明白他的意思。他道:“如你所想。”
  如你所想,你便是那含光君的转世。 
  也是我毕生所爱,是我的道侣。  
  曾经的道侣。

  可如今的蓝湛固然不排斥魏婴,却远不如前世那般爱入骨髓。于今生的蓝湛而言,他与魏婴不过初见,又谈何情爱? 
  蓝湛相信魏婴明白自己此时的心思,魏婴于他是陌生,可自己于魏婴而言却是再熟悉不过。果不其然,魏婴留下了一句“晚安”后,便消失在了静室当中。 
   
  可蓝湛知道,他并没有离开。

  陈情的笛身冰凉依旧,血红色的穗子垂在桌上,透着说不出的寂寥。

 

  次日,蓝湛照常在卯时醒来,却见魏婴背对着自己轻飘飘地半飘在空中,站在书架前不知在做些什么。蓝湛坐在床上,很快地便理清了思绪,想起了昨夜魏婴与自己的对话。

  此时的他抽出一本书捧着细细翻看——鬼魂可以触碰到死物,生人却是不能被触碰到的——这些书都是昔年含光君——也就是前世的自己所藏之书。蓝湛从未翻动过,只因他早已阅尽了藏书阁里的珍籍。
  不知翻到了那页,魏婴竟从书页中取出了一朵粉红色的干花书签。那干花保存得极好,蓝湛看清了,是一朵芍药。

  蓝湛问道:“这是‘含光君’的?”

  魏婴点头,垂眸敛去眸中悲色,再抬首时又是笑意粲然。他看向蓝湛,笑道:“怎么不去洗漱?是想要我帮你呢或是我帮你呢?”

  蓝湛:“……”  
  良久,他才憋出一句“无聊”,起身前去盥洗。

  待他回来后,魏婴已然将那书签收进了书里,也把整本书都放回了书架上。此刻的他正有些随意地歪坐在榻上,持笔作画。 
  淡淡的墨香融进了袅袅檀香中,黑色的墨汁落在雪白的宣纸上,不过寥寥几笔勾勒,画中人便神韵尽现。

  蓝湛看清了,那是一名男子,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男子。可魏婴在作画时却完全没有抬头看他一眼,仿佛对那张脸的五官谙熟于心,无须多加回忆,便能清晰地忆起那张熟悉到骨子里的容颜。 
  男子眉眼清冷昳丽,表情更是一派淡然,与自己毫无二致,信手拈来便惟妙惟肖。可蓝湛却知道,魏婴画的不是他。

  轮回转世,前尘尽忘。

  那个死去的自己仍然活在谁的心中,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几百年间无一日不被再三琢磨,细细回味。  
  可魏婴呢?可有人记得?念得?

  蓝湛有些失神地看着魏婴,不知魏婴为何魂魄长存于世而不愿轮回。而自己,前世的自己在度过忘川时可有紧紧盯着渡口觅寻那人身影,在饮下那碗孟婆汤之前又怀抱着什么样的心情? 
  如若真的像故事里头那般用情至深,许是千遍万遍地告诫着自己,绝对不可以忘了那个人罢。
  “魏婴……”蓝湛低声唤道。这是对自己而言极为陌生却又再熟悉不过的名字。脱口而出时的声音里头尽是难以言喻的温柔,却意外地沉重得让人几乎喘不过气。

  魏婴抬头看向他,又是一笑。他的脸颊上有一对梨涡,毫无疑问地让笑颜显得更加迷人。蓝湛不禁有些失神地想,兴许前世的自己便是被这道尽了天下美好般的笑容给勾去了心神。

  他走向魏婴,坐在了他的身旁。手臂下意识地伸出,欲环住那个人的腰身,却是徒劳无用,抓了个空。于是,他只能死死地盯着魏婴的双眼,一双琉璃色的眼眸中满是凄然。 
  魏婴彻底地愣住了。 
 
  其实,他也不清楚,转生后的蓝湛是否还是蓝湛。

  仍然是那般的容貌与气质,甚至一样唤作蓝湛,背负忘机琴、腰间佩着一把避尘剑,年少成名,好不风光。

  可是这一世的蓝湛,没有与他在夜幕墙檐间的初见。

  这一世的蓝湛,眼里有着上一世未曾有过的疏离。

  他不愿轮回,只怕弄丢自己的蓝湛,所以以禁术将自己的魂魄附在陈情上。二人曾约法三章:蓝湛会找到陈情,而魏婴也不会离开他。

  可蓝湛固然找到了,他们却不复从前的亲密无间了。

  他原以为自己天生便是一张笑脸,甚至直到自己死前都能笑着让蓝湛莫要伤心。可数百年后,当他发现了蓝湛不记得自己后,方才知晓自己的没心没肺是可以被击溃的。

  如此轻易地,在那人不经意的眼神之间,在那人满是冷淡的口吻之间,曾经的幸福荡然无存。 
   
  蓝湛作了个梦。

  他梦见自己身处夷陵的乱葬岗,大火燃烧殆尽后所留下的不过萧条颓败,余烬纷飞在空中,放眼望去尽是一片荒芜。

  而后,冰蓝色的剑光划破天际,九天谪仙般的男子踉跄着踏下了剑身。他的后背似乎受了伤。如雪的白衣染了一大片鲜血,他却不知疼痛一般,发了疯似地持着避尘扫过漫山遍野,不知在寻找什么,双眼发红,看起来悲极恸极。 
  找不到,哪里都找不到。他永远地弄丢了那个人。 
  他愤怒地将避尘扔在地上,秘银锻造的古朴剑柄被泥土裹住,脏了好大一片。男人颓然地跪坐在伏魔洞前,用手刨挖着泥土,哪怕指甲断了也感觉不到一丝痛楚,只为寻得一点那人存在过的痕迹——哪怕只是一块碎骨,一片碎肉。 
  一行清泪顺着满面的绝望滑下,。

  不知过了多久,男子猛地站起身来,朝一棵大树飞掠而去。 
   那树洞里藏着一个总角幼儿,小脸通红,浑身滚烫,似乎发了高热。男子急忙将他抱起,御剑飞向镇上医馆,分明是最风光不过的世家公子,仙门名士,却低声下气地恳求医者救治那孩子,在得知已无大碍后一直提起的肩膀终于不堪重负似地垂下,总算是勉强松了口气。  

  男子将孩子寄托在医馆养病,又回到了乱葬岗上。他坐在伏魔洞前,一遍又一遍,小心翼翼地奏着《问灵》,生怕自己弹错了哪个音,就问不到那人的魂魄了。 
  一遍不够,那就再来。直到最后,他已经近乎麻木了。泠泠琴音飘荡在乱葬岗上,与之相和的惟有不时飘过的冷风与灰烬,分明方才入秋,可风打在脸上却是凛冽如朔风,刀子似地一下又一下割破自己已经被琴弦所伤,血迹斑斑的手指,冷意拂过伤口,却比不过每每问灵无所应答的痛楚。

  蓝湛看见了那男子一年又一年地等,面上虽是一贯的平静,可在他眼里却更像是心如死灰。当一个人真正悲恸到极点时,便会成为行尸走肉,除非心中所求有所偿之,否则什么也不能使那颗枯萎凋零的心复苏。

  蓝湛几乎窒息,却是怎么也醒不过来。 
   
  十三年后,大梵山脚,男人抓住了青年的手腕,狠狠地、死死地,不敢也不愿松开,生怕那人会再一次离自己而去。青年抬头错愕地看着男人,蓝湛发现了,那是魏婴,尽管这具皮囊的长相与他所见毫不相像。

  随后,他二人游遍天下,日日都要奏上一曲《忘羡》,听着那和缓宁静的曲调,直叫人心神放松,正是两情缱绻,岁月静好

  像是见证了他们的一生,无论是年少时的初见还是余生厮守,双双白头。

  不过惊鸿一瞥,墙上紫衣少年灿烂的笑容却成了谁最重要的回忆。

  美好、肆意、明媚、放纵,他的笑容自始至终都被完好地封藏在他的心底,分明是再灵动不过的,却叫人如沉醉深渊,难以自拔。

  而渊底,是最纯真、最无忧的过往。 
   
  那时,他失踪了整整三个月。

  蓝湛亲眼看着自己全然陌生的魏婴与自己渐行渐远,看着他步入歧途,受千夫所指,却怎么也没办法将他拉回。

  他知道魏婴仍然身处正道,可除他以外,再无人愿意相信他心向正道。 
  为了护他,他与族中长辈刀剑相向,足足受了三十三道戒鞭,却固执地不肯悔过。  
  悔什么?又为何要悔?他本无过。 
  他们都有自己的道,兜兜转转,才知两人心目中所怀的,皆是正义。 
  可是当时的他们太远,每每伸手欲触,张口欲言,换来的都是擦肩而过,他只能站在原地看着那人的背影——笔直依旧,却风光不再。
  他的人生自十五岁那年起便再缺少不了魏婴。那人死前,一向端方自持,喜怒不形于色的自己竟是哭了。那人笑着,伸出颤抖的手替他拭去泪水,道:“别哭了。记得啊,来世定要取走陈情,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梦醒。 
  心如刀绞,才知晓当爱到深处,那人便已化作了自己的骨血,自己的本能,自己的神魂。 
  除非魂飞魄散长逝于天地之间,哪怕忘川几番摆渡,哪怕行过奈何桥,饮下孟婆汤后也无法忘却。

  这份爱已然被他藏在了灵魂的最深处,至死,甚至是死后、轮回后、千百年后都不会弃他,离他。

  魏婴的身影渐渐凝聚成形,出现在蓝湛的眼前。他似乎知道蓝湛究竟作了些什么梦,却是不言不语,只是笑着等他开口。

  “你要一直这样吗?”蓝湛涩声问道。    
  你要一直这样吗?冒着陈情被毁、魂飞魄散的风险,冒着自己找不到他的风险,冒着自己会忘了他的风险,也要待在陈情里,等着自己寻到他。  
  然后一遍又一遍地经历爱人的生老病死,生生世世地等着自己。 
  不应该的,十三年不应该是这样还。如果他们不再幸运,那他的魏婴可该如何是好?  
  魏婴却笑了,真挚而温柔。他轻声道:“我信你。”

  我信你会找到我,因为你从来都是我那一言九鼎、言出必行的含光君。

  “……放开我。”蓝湛道。

  这分明并非是自己的本心,却宁愿永世孤独,也不想那人有朝一日长辞天地。

  为他,再孤独又有何妨?

  意料之中地,魏婴摇了摇头,道:“我不会离开你的。”

  你为我空白了十三年,我便还你千千万万个十三年。

  蓝湛不发一语,闭上了眼睛沉淀眼底的痛色。片刻后,他才再次睁开双眼,琉璃色的眼瞳藏不住痛楚,却坚定非常:“我会找到你。”

  “信我,一次就好。” 
  魏婴浑身一僵,他还想固执地继续摇头,可蓝湛死死地看着他,戒备疏离不再,除了痛惜以外还有更多不舍。这样的眼神太过缠绵,缠绵得魏婴无法招架。也太过熟悉,那是自己等了百年也念了百年的目光。
  没有人能够比他更了解蓝湛的执拗,何况他自己便是蓝湛毕生的执拗。再多的拒绝与反抗都是徒劳,那他该如何是好? 
  仿佛立在十字路口的中心,前后左右都是地狱,他想安然地待在原处,可痛苦却从四方朝自己逼近。  
  他不能不选,也不得不选择那尚存的一线生机,哪怕希望再渺茫不过。 
  蓝湛让他信他。 
   他又可知魏婴从来都相信他。
  魏婴抬首,朝着蓝湛扬起了灿烂的笑容。眸若星辰,在熄了灯的静室里散发出璀璨耀眼的光辉。

  魏婴轻轻地在蓝湛的额间落下一吻——即使他并不能触碰到蓝湛——他开口,似乎有些哽咽:“我等你找到我。”
  蓝湛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

  他的身影倏然消散,而陈情仍放在蓝湛的枕边,只是那股熟悉的、令人眷恋的感觉,已是不复存在。

 

  十三年后。 
   姑苏蓝氏出了个皎皎君子,景行含光,雅号便是“含光君”,同那百年前的名士一般,却被世人赞道蓝湛比百年前的含光君要更加出挑。 
   为什么?许是因为没了夷陵老祖吧。

  蓝湛负琴佩剑,一身素衣若雪行在闹市之中,路人皆与他保持了两步以上的距离,深怕自己染指了这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人一般地不敢接近。

  突然,他抬手接住了自背后朝自己飞来的东西,清新的芬芳自脸侧传来,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蓝湛猛地回头看去—— 
  只见一名约莫十一、二岁的少年正抱着手站在自己的身后,笑嘻嘻地看着他,笑道:“小哥哥,大美人。实不相瞒,我乃身怀奇术之人,看出你与我有夫妻之缘——  
  “我就给你两个选择:其一,你娶我;其二,我嫁你。 
  “说说,你选哪个?” 
  蓝湛呼吸一窒,正想开口,却又听得少年继续道:“不选是吧?行,我帮你说!” 
   他蹦达着步子走到蓝湛的身边,拽着他的衣襟逼他低下头来,踮起了脚尖在他耳边欢快地笑道:“蓝湛!我回来啦——想我吗?”

  
End. 


如果你看到了这边,真的很谢谢你233
这篇算是我第一篇为忘羡写的文(我是指有结局那种)
非常,非常ooc,一直没有时间修,然后半夜花了四小时把整篇砍掉重练……我觉得自己可以飞升了(?)

(但是修完还是ooc)
这篇我当时写的时候是哭着写完的,然后刚刚也是哭着修完的……总之,谢谢看到这边的你,希望以后能继续跟你们一起喜欢他们❤

评论(115)
热度(1460)
  1. 猫耳鱼·氵巷wps你动啊,你快动啊 转载了此文字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无论多少年,我都会等你,等到春暖花开❤

© wps你动啊,你快动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