脾气极差,在线激情怼拆逆

墨香黑和澄毒唯请滚得越远越好,实名支持你们手牵手跳海殉情

忘羡only重度洁癖,天雷所有拆逆与拉郎,但是只要不涉及拆逆还是会推好看的图

社恐。请不要跟我说话


微博:娶妻当娶蓝婉君

【忘羡】接《铁钩》

人物属于秀秀,ooc都是我的错。

大概就是羡羡带小辈们夜猎回家后的事。

非常ooc,bug算我的。

脑洞源自于那句“蓝思追出门前被蓝忘机叮嘱过一定要把魏无羡拖起来用早饭”


  
  解决了“钩子手”事件后,魏无羡终于带着一众小辈们告别了白府。御剑回姑苏不过一个上午的事,待他们总算抵达彩衣镇后第一件事便是下馆子,权当稍作整顿。
  
  用完餐后出了馆子,分明才将将未时,天空却是一片灰蒙蒙的,似乎很快就要下雨了。魏无羡把手伸进乾坤袖里摸了摸——没摸到伞。他有些懊恼,心想下次肯定得多听听蓝湛的话,如今怕是要淋成落汤鸡了。
  
  与此同时天空已飘起蒙蒙细雨, 小辈们见状纷纷撑起了伞,魏无羡心底估摸着走到山脚下约莫只要一盏茶的时间——倒也不算久,便催促着他们赶紧收拾收拾莫要再拖拖拉拉了,抬起脚来就要朝着云深不知处的方向走去。
  
  蓝景仪见魏无羡竟然没有撑伞,用手肘推了推身旁的蓝思追,附耳低声道:“思追,魏前辈这是……没带伞呢?”
  
  闻言,蓝思追愣了愣,朝蓝景仪点了点头,道:“应该是。你先帮我撑着。”蓝景仪便接过蓝思追的伞,又看着蓝思追从袖中摸出了另一把伞,朝魏无羡递去:“魏前辈,伞。”
  
  魏无羡回头,恰好看见蓝思追朝他递伞过来,笑道:“不用了,你用就好。小孩子别淋雨。”
  
  蓝思追道:“我带了两把,这是第二把。”
  
  魏无羡奇道:“你一个人带两把伞出门做什么?”
  
  “……”蓝思追有些无奈地道:“前辈,这是含光君让我为您备着的。”
  
  魏无羡微怔,一想到蓝忘机一脸严肃地让蓝思追备着伞的样子就忍俊不禁。笑着接过了伞,一边对着蓝思追赞道“你家含光君可真周到”一边又反驳似地喃喃自语“不对什么你家的他是我家的”,听得蓝思追保持着微笑的嘴角不易察觉地抽了抽,默默跑回蓝景仪身边拿过了自己的伞。
  
  只听见蓝景仪惊恐地说道:“魏前辈这是……怎么了?”
  
  蓝思追满脸淡定:“没什么,刚才提到含光君了而已。”
  
  蓝景仪心道:“哦,难怪。”
  
  众人很快就启程出发,不一会儿便能看见熟悉的高耸入云的山了。
  
  魏无羡一路上都在和小辈们叽叽喳喳地闲聊天,或是昔年夜猎所发生的趣事,或是古籍所载奇文轶事的真伪可信度。魏无羡讲得正起劲,四周却忽然鸦雀无声。他疑惑地看了看身后小辈,只见他们脸上是一个赛一个的严肃,再朝着他们的视线方向看去,不禁眼睛一亮——
  
  “二哥哥!”魏无羡远远地便看见了正笔直地伫立在山门口,手中撑着把油纸伞的白衣人。他下意识地大喊,待见得那人将前伞微微往上抬后便迫不及待地一把扔了手中的伞朝那人奔去——
  
  蓝忘机向前走了几步,伸出一手稳稳当当地接住了朝自己扑了个满怀的魏无羡。纸伞自然而然地朝前方倾去,以确保魏无羡不会被淋到一分一毫。他开口,轻声斥道:“胡闹。”
  
  魏无羡笑道:“没胡闹。”说完又蹭了蹭面前的白袍,“蓝湛,含光君,蓝二哥哥,我回来了,你想我不想?”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环住他的身子,低低答道:“嗯。”
  
  在他们身后默默不语的小辈不禁闭目扶额:没眼看。
  
   蓝忘机与魏无羡共撑一伞,一路往云深不知处走去。伞面在空中微微倾斜,蓝忘机的肩膀不知不觉就湿了半边。魏无羡见状,也不说什么“蓝湛你别光顾着我”的话,只是把手揽上蓝忘机的脖子,右手放在他的右边肩头上,贴着他的耳朵问道:“你什么时候下山等我的?”
  
  蓝忘机答道:“不久。”
  
  魏无羡挑眉,又道:“不久是多久?今天兰室不用上课吗?”
  
  蓝忘机道:“休沐日。”
  
  魏无羡又道:“那就是一大早就下山等人了?”
  
  蓝忘机:“……”
  
  魏无羡追问:“巳时?辰时?该不会卯时就下山了吧?”
  
  蓝忘机一本正经道:“没有。”
  
  正在此时,迎面走来一名门生,看见蓝忘机后面上一喜,赶忙朝他走近:“含光君,原来您在这儿!先生从一起来就找不到您呢!”
  
  “……”
  
  “好你个蓝湛。”魏无羡在他耳边低声道,“都学会骗人了是吧?”
  
  等了良久都没听见蓝忘机回应,魏无羡暗暗叹了口气,再开口时语气听来已带了些心疼:“没有下次了,你脚不疼,我心疼。”
  
  “……嗯。”
  
  

  
  
  把魏无羡送回静室后, 蓝忘机便去见了蓝启仁,一直到魏无羡沐浴完毕后蓝忘机都还没回来。 他百无聊赖地躺上静室的床,却发现身体所触之处似乎软了不少,转头看去,视野也高了不少。
  
  “? ”
  
  他用手压了压,却发现蓝忘机给静室的床加了一层厚厚的床垫。
  
  “……”魏无羡蓦地想起出发前那一晚上自己的膝盖似乎擦破了皮。
  
  他嘴角微弯,心底狂笑不止。
  

  
  
  
  待蓝忘机回到静室时,魏无羡已经进入梦乡了。一个人带小辈出门几日未归,想来他也是真累了,蓝忘机看着床上陷入熟睡还微微打着鼾的人的背影,目光柔和。
  
  静室外响起了敲门声,蓝忘机前去开门,却是蓝思追在外头——每当夜猎归来时他们都得先汇报相关事宜再提交笔记,他朝蓝思追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便转身走进屋内,示意蓝思追跟着。
  
  两人在静室的外间隔着一张书案相对而坐,不必蓝忘机发问,蓝思追率先开口:“此次白府事件实非邪灵作祟……”
  
  他很快地便整理出了重点,一一陈述给蓝忘机听。后者时不时对他提出几个问题,蓝思追也都如实回答,蓝忘机点了点头,示意知道了。
  
  正事说完后,又沉默了片刻,终是由蓝忘机开了口,道:“魏婴可有按时进食用膳?”
  
  蓝思追想了想,道:“有是有,但是吃的不多,就算有辣菜也不怎么动筷。”
  
  蓝忘机微微皱眉,又问道:“他可是身体不适?”
  
  蓝思追答道:“应该没有,魏前辈的精神看起来一直都不错。”
  
  蓝忘机点了点头,再问道:“他可有按时早起?”
  
  蓝思追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样。思索再三,才踌躇着开口:“……没有,但是只赖了小半个时辰的床。”
  
  蓝忘机手指微蜷,思考片刻才道了一声“嗯”。临走前,蓝思追拿了一把束起的伞交给蓝忘机:“这是魏前辈方才扔掉的。”
  
  蓝忘机接过后,蓝思追便告辞了。
  
  绕过屏风走进内间,魏无羡仍然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蓝忘机褪了袜子便往床上躺,伸手一揽把魏无羡带入怀中,后者在睡梦中似有所觉,极为配合地滚进了蓝忘机怀里。
  
  蓝忘机一手任魏无羡枕着,一手又环过他的身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他的后背,魏无羡像是被这细小动静扰醒了,有些艰难地睁开了眼睛,道:“……怎么了?”
  
  蓝忘机低头看向他,问道:“这几天怎么没吃东西?”
  
  魏无羡马上抱住了他的腰:“这不是不合口味,吃不下嘛——”
  
  蓝忘机无奈地摸了摸他的头,道“不可挑食。”
  
  魏无羡腆着脸道:“有你在我就不挑了,不挑了。”
  
  蓝忘机又问道:“既可以早起,以前又为何要赖着不起?”
  
  魏无羡抬头亲了亲他的下巴,笑着说:“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蓝忘机果断答道:“不知。”
  
  魏无羡有些好笑地看着眼前人满脸大义凛然的样子,拉下他的脸狂亲一通,又附在蓝忘机耳边哄小孩子似地说道:“我只敢给你添麻烦行不行?”
  
  闻言,蓝忘机嘴角难以自制地微微上扬,他低头在魏无羡额头上落了一个吻,语调平淡:“不麻烦。”
  
  说罢,他便要起身下床,魏无羡赶紧拉住他的袖子,问道:“你去哪儿呢?”
  
  蓝忘机附身亲了亲他的脸颊,语气几乎能称得上是温柔:“你先睡,我去给你准备晚膳。”

END.

评论(89)
热度(1376)

© 叽爪爪上的枇杷 | Powered by LOFTER